• 尊敬的客户:接银行通知,近期以下银行支付系统将进行升级维护,期间可能影响该渠道签约和支付业务服务,请您尽量避开此时间段进行相关支付业务操作:1、 浦发银行:2月23日2:30-5:30。2、 中国银行:2月23日23:45-2月24日6:30。3、 兴业银行:2月25日3:00-5:00。4、 华夏银行:2月27日3:00-5:00。由此给您带来不便,敬请谅解!

拉齐·亨特——美国经济的未来

2013-01-10  阅读次数:  9794 字号:

  美国不同的政治派别对于财政问题主要持有两种观点。一种认为,美国的巨额债务是最大的问题,削减赤字应该是优先要做的事情;另一种主张增加政府支出,增加额外债务,刺激经济增长。

  在这两种观点中找到中间立场几乎是不可能的,但是只有双方相互妥协达成一致政策意见,才有可能振兴美国经济,政府的选择将决定美国经济的未来。

  拉齐·亨特(Lacy Hunt)站在主张赤字削减政策的一方。亨特坚定地认为美国需要解决自身的财政失衡问题。

 

  两种不同政见

  美国可以承担的债务是有上限的,很多争论的核心是确定上限的位置。亨特认为,美国的债务量已经超出了对经济有促进作用的临界点,转变为对经济有危害作用。他列举了一些计量经济学家的研究,最突出的是由卡门·莱因哈特(Carmen Reinhart)和肯·罗格夫(Ken Rogoff)所写的关于债务和经济增长关系的两篇论文。他们研究了过去两个世纪44个国家的数据,结果表明,一旦一个国家的债务占GDP的比例超过90%,每年的经济增长会放缓1%。90%的债务比例作为美国债务规模危险临界值也已经被广泛引用,亨特赞同这一观点。

  “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,美国债务占GDP的比例超过100%。”亨特说。当超出某些范围后,一国的债务成本将变得无法承受。信贷市场逐渐丧失活力,当质变出现时,违约是唯一的选择。没有人知道,一个国家的债务何时能达到其爆炸点,但相当多的研究指明了其发展路径。

  自从卡门·莱因哈特和肯·罗格夫做出了开创性研究以来,其他学者不断扩大该领域的研究成果其中的四项研究。2011年9月,国际清算银行的3名研究人员研究证实了债务的90%阈值。2011年4月,两名瑞典经济学家进一步证实了90%债务上限,并指出政府负债规模扩大10%,经济增长率降低0.5%到1%。

  第三项是欧洲央行在2010年公布的关于不断增长的政府债务对经济增长的实证研究。亨特说“令人吃惊的是”,一旦政府债务超出了国内生产总值的90%,其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是不利的。研究还表明债务是如何阻碍增长的,即通过减少私人储蓄和公共投资,降低生产效率,并最终提高了长期利率。

  还有一个研究发现,债务增长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然后利率才会开始上涨,“实际情况可能会是,在财政刺激下经济一直保持疲软的态势,然后突然音乐终止了,利率开始上升,经济再次陷入更困难的局面。”亨特说。

  但另一方辩论称,在经历了金融危机后,美国没有其他选择,只能产生额外的债务。在这种情况下,私营部门必须要保持盈利,以面对去杠杆化过程。因此,公共部门必须出现赤字。由于美国面临贸易赤字,政府不能平衡预算。强制实现贸易顺差会使得世界其他国家无法容忍,这会导致另一次大萧条。

  自2008年以来,美国的运行状况正如上面描述的一样,今天的情况依然如此。在过去的四年里,美国的家庭和企业已经慢慢的去杠杆化。公共部门曾试图通过减少支出或增加税收同时实现去杠杆化,但经济状况远远比他们预想得差。美国别无选择,只能在短期内发行更多的公共债务,希望依靠下一轮经济增长来最终降低其整体债务率。

  美国的贸易赤字约为国内生产总值的4%。这是世界各地生产者面对的最终消费者,盈余国家的经济依赖于美国市场。美国短期内增加出口,减少进口的贸易政策,会对自身和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带来新的困难。

  这种推理认为,将债务从私人部门转移到公共部门是合理的,这将有效地迫使当前和未来的所有纳税人承担还款的责任,这是唯一公平的方式,因为他们都享受了经济体的好处。

 

  一个相互妥协

  当被问到,针对那些主张政府继续借款以促进经济增长的论点,自己有何看法时,“我们已经尝试过大幅提高债务的方法,”亨特说,“自1945年以来,本次经济复苏是最糟糕的。我们的GDP增长速度只有正常速度的一半。”此外,相比与以往的经济衰退,本次衰退中美国家庭收入的中位数下降的幅度更大。

  亨特说,美国别无选择,现在只能实行一定程度的紧缩政策。他引用研究证实,紧缩已经成为各国在负债累累时最常见的解决方案。亨特列举了麦肯锡2010年的研究,他们研究了历史上32个主权债务过多的国家。亨特表示,其中8个是不相关的,因为国家太小,无法与美国相对比。其余24例都是大型经济体,其主要解决途径都是紧缩政策。过多的债务意味着生活超出了自己能承担的水平,在经济方面体现为储蓄率的下降。要更正此问题,亨特说,必须提高储蓄率,主要方式是通过限制债务,使得债务增长速度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,这是麦肯锡的研究中定义的紧缩方式。

  自从1980年以来,美国的储蓄率一直在稳步下降,在过去的经济衰退中储蓄率出现大幅增加,但它仍然处于3.3%的历史最低水平附近。富有的美国人储蓄率远高于3.3%的平均水平,而美国绝大多数人群的储蓄率远远低于这个平均数。

  必须提高储蓄率,辩论双方都同意这一点。令人惊讶的是,双方都有着相同的改善建议。亨特说,公共债务的增加,主要用于当前消费,而不是生产。亨特指出,经济学家包括费舍尔、明斯基和斯德尔伯格认为,只有当债务未来能产生现金流,才可以被使用。

  “如果将我们的债务转移为强大的公共投资,而不是日常的消费性需求,就会有一些好处,”他说,“但是我们的政府很少有投资。投资而不是负债,是改变的关键。”

  许多人主张增加政府开支,持有这一观点的人包括伍迪·布洛克(Woody Brock)。在《美国拥堵的交通》一书中,布洛克提出实施积极的联邦财政计划,旨在资助高回报的投资项目,如基础设施的改善。

 

  政策选择

  鉴于双方都同意进行生产性投资,为什么这种状况还没有发生呢?

  亨特认为,这个问题部分是因为美国的政治结构过于薄弱。“我们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国家,所以我们的政府总是勇于承担,”亨特说,“最终的结果是,使用最简单的路径,就是借更多的钱,并花在人们身上,但我们借的钱大部分都用于日常消费,这都具有非生产性的性质,并不会产生收入现金流,从而不能让我们摆脱现在的问题。”

  困难还在于人们对债务上限的态度不同,亨特肯定莱因哈特和罗格夫的重要发现,认为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比值超过90%会阻碍经济发展的规律适用于美国。

  但对方拒绝承认这一观点,认为国家管理层会完全知道如何处理高债务,他们拿二战后的美国和工业革命前的英国为例,他们声称,这些国家没有实行紧缩政策,都成功的摆脱了债务问题。

  两种观点达成的另一个一致是,货币政策不太可能提供一个解决方案。亨特说,长期利率维持低位,因为它们反映了未来长期温和的经济增长预期,而不是因为美联储的零利率政策。量化宽松政策也不会有实质作用,因为它创造了通货膨胀,但没有增加工人工资。

  由于政治见解不一致,政府的财政措施遭遇挫败,亨特说,唯一的选择是,“用时间来治疗。我们需要逐渐增加实际工资收入,这将刺激增加储蓄,使债务得以偿还,而这需要时间。每个人都想有能立刻解决问题的魔杖,但魔杖并不存在。”

  亨特恐惧时间最终会被耗完。他引用了哲学家大卫·休谟在1752年的话说:“当一个政府抵押了所有的未来收入,这个国家的经济必然会走向疲软无力的境地。”

  亨特不认为美国已经达到了这一点,但正在走向这条道路。在路的尽头有一个可怕的结局,即债务问题的爆发,到时无论货币政策,还是财政政策都无法处理美国面临的债务困境。亨特认为,现在美国要做的是停止自掘坟墓,停止继续发行更多的债券。

分享到:
基金代码 基金简称 过去一年收益 截止日期 最低申购费率 操作
206009

鹏华新兴产业混合

-0.08 % 20190722 1.50% 一折起 申购 开户
206007

鹏华消费优选混合

6.68 % 20190722 1.50% 一折起 申购 开户
160612

鹏华丰收债券

3.12 % 20190722 0.80% 一折起 申购 开户
数据来源:WIND,本数据仅供参考,鹏华基金不保证其准确性,也不构成相关的业绩保证或投资建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