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尊敬的客户:接银行通知,近期以下银行支付系统将进行升级维护,期间可能影响该渠道签约和支付业务服务,请您尽量避开此时间段进行相关支付业务操作:1、 浦发银行:2月23日2:30-5:30。2、 中国银行:2月23日23:45-2月24日6:30。3、 兴业银行:2月25日3:00-5:00。4、 华夏银行:2月27日3:00-5:00。由此给您带来不便,敬请谅解!

霍华德·马克思的另类投资心经

2014-01-20  阅读次数:  10395 字号:

11月15日,在美国弗吉尼亚州中部城市夏洛茨维尔,弗吉尼亚大学的投资会议上,投资顾问公司Advisor Perspectives的创始人兼CEO罗伯特·尤布萨尔(Robert Huebscher)与霍华德·马克思(Howard Marks)有过一次会谈。本文节选了其中一部分。

 

钱会从债市流向股市?

罗伯特·尤布萨尔:您在《投资最重要的事》中关于周期的意见是:“规则一,大多数事情将被证明是周期性的。规则二,一些收益和损失最大的机会往往出现在人们忘记规则一的时候。”在您最近写的八月备忘录中,你提到信心的作用,以及我们现在处于估值周期的中间地带。现在您的观点有什么变化吗?

霍华德·马克思:到目前为止仍然如此。市场有涨有跌,在底部时它们很便宜,然后它们上涨到相对合理的价格,然后到很贵。对于美国股市而言,我们仍处于在中间范围。股市已经走出了一年半以前的低谷期。在那个时候股价是很便宜的,但现在标普指数已经上涨了45%。现在股价处在合理区间,有的已经体现了全部的价值。全部价值并不意味着价格过高,它们只是处于合理区域的上部。

所有的债券都很贵,处在泡沫当中。我投资高收益债券超过三十年,大部分时间都获得了两位数的收益。目前,仅得到中等个位数的收益率,这是令人失望的。但是很多债券的收益率低于往常,或者说低于我们的预期,不过是因为美联储的债券购买计划,利率被人为压低了。

我希望有一天,政府能够改变低利率的局面,让利率适度上升。如果今天10年期的利率是2.7%,我猜测它可能要到3.5%-4%,一下子肯定不会到6%了。总体来说,债券还是很贵,不过,债券市场中的信用利差还可以。

罗伯特·尤布萨尔:今年早些时候,《福布斯》杂志引用您的话说,您是“很乐观地想象未来几年的股市表现,相对于大众预期6%左右的年增长率,这的确是个惊喜。”而其他著名的价值投资者,包括塞斯·卡拉曼、鲍勃·罗德里格斯的预期则悲观一些。是什么让您有如此乐观的预期?

霍华德·马克思:二、三月间,我写了一个备忘录叫做《对股市的展望》,列举了正反两面:有利因素有六个,不利因素有八个。问题是,你不能把它们都放在磅秤上来衡量,你必须决定哪些因素的作用更大,有许多因素会导致对股市的信心转向消极。在2000年大家会说股市会给你11%的回报,他们本来的意见是一致的。现在大家都说6%或7%的收益率就不错了。

是什么改变了?唯一改变的是,公司增加了一倍的收入,市盈率却对半腰斩了。

简单来说,我仍然认为机构持股量偏低,股票不受宠,我喜欢买这样的资产。

我预计,随着债券收益率下滑,人们的投资偏好会流向股市,事实似乎已经如此了。2012年3月,我在备忘录中第一次提到,股票“不受宠,配置量偏低”。显然,在今天仍然不太真实,但钱总要有个地方去。它要往哪儿去?我不认为它会流向债券。你只能把这么多钱投入房地产、私募股权投资,或对冲基金。如果你把它放在对冲基金,他们会买股票。因此,对股市来说,这是一个好兆头。

现在股市的估值又回到16、17倍了,估值合理。持股者不会放弃它们了。但是,再次回到先前的问题:你更愿意购买什么?我不是替股票说话,也不会因此赚钱,因为我们没有做股权投资业务。但是在人为的低利率环境下,股票还不算太坏。请注意,我没有说“好”。

罗伯特·尤布萨尔:在过去两年中,您投资于不良抵押贷款的独栋住宅楼,从中获取了哪些经验?

霍华德·马克思:一切进展顺利。实际上,我们做的大部分与住宅地产相关的投资是在两三年前,是在市场情绪非常非常低的时候购买的。当时,大家都觉得美国好像永远不会再重新建造新房子了。如果你能在市场情绪低迷的时候买到一项资产,而人人都不看好它,这通常是一件好事。现在你看到的都是关于房地产繁荣和短缺的信息。

 

解读第二层级思考

罗伯特·尤布萨尔:您是第二层级思考的支持者。您能否深度解读一下,以飨读者?

霍华德·马克思:这主要是指,你必须了解如何评估股票的价值,以及如何赚钱。第二层级思考是指,你的思维要与众不同,优于大众。如果你和大部分人的想法一样,随大流,那你的投资收益就会是平均大众的水平。

钱是如何赚的?如果一家企业的利润年增长率为6%,最终的股市表现也会是6%的增长。但是,为了跑赢大盘,你必须逆向思考,优于大众。当现实超越感知,大众对于未来的预期过低的时候,就是投资赚钱的机会。

正如我在书中说的,第一层级的思考者会说,“这是一个好公司,你应该买这只股票。”第二层级的思考者则说,“这是一个好公司,但还没有那么好。你应该卖掉它,因为公众对它的预期已经太高了。”

罗伯特·尤布萨尔:下面我们来看看这几个例子是否会涉及到您说的第二层级的思考。首先,高频交易?

霍华德·马克思:很多人的一些投资方法并不有效。你肯定不会租用一台计算机在频繁地交易信息流中获取高收益回报,因为那会被套利掏空。虽然我知道,有些人的确会这么做,他们仅仅通过发现微小的异常机会而选择杠杆套利。如果仅仅谈这个微小的异常机会,它的确不会给股市造成任何深远的影响。有些人的确赚到了钱,但是,他们也会承认,随机性很大。

罗伯特·尤布萨尔:所谓的能源革命?

霍华德·马克思:我不赞成。很多聪明人认为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我们走向能源自给的方向,更重要的是能够提高我们的制造业的生产效率,给我们一个优势。我不敢说,这将产生一个全新的时代,但它听起来像是一个利好。如果现在股价还未完全体现,这可能对相关股票是一个加分项。

第一层级的思考者说,“当我们能够能源自给的时候,股价就会飞涨。”第二层级的思考者则说,“因为未来肯定会比现在好,所以今天我会买一些股票。”这样,股价就被抬起来了,未来预期在今天的股价上已经贴现。

罗伯特·尤布萨尔:量化宽松?

霍华德·马克思:我可能是持有少数观点的那部分人,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,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大问题。上周有篇论文谈到对于量化宽松的担忧。我的问题是:你怕什么呢?

人们担心,逐渐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将有两方面的影响。第一,如果停止刺激,经济增速就会减缓;第二,利率会上升。

首先,我相信以耶伦为首的美联储将会更加温和,他们自然有兴趣提高生产率。他们不会把病人身上的呼吸机取下来,直到他们确信病人能够自己呼吸了。如果仅仅担心经济增速将放缓,美联储会竭尽所能确保经济增长,然后在此环境下彻底退出量化宽松政策。

第二,如果人们都害怕利率会上升,我的回答是,“是的,如果这是真的,要去适应它,因为今天的利率是被人为压低的。”伟大的经济学家赫伯斯坦说,“如果事情不能继续,它自然会停止。”人为压低利率不能永远持续下去。这个局面终将改观,利率很有可能上涨。

什么时候发生呢?大家会说,这将在12月,或者2014年3月发生。如果的确要发生,两者之间的区别是什么?我从不关注事件发生的时间。

罗伯特·尤布萨尔:关于安倍经济学,您对日本的第二层级的思考是什么?

霍华德·马克思:安倍经济对于日本来说是正确的决策。日本的增长一直非常缓慢,这是它走出泥潭的最好机会。安倍首相列举了一系列正确的决策,关键问题是这些决策是否有效?事实上,决策正确并不意味着有效。他正在试图改变整个国家的动力机制。

分享到:
基金代码 基金简称 过去一年收益 截止日期 最低申购费率 操作
206009

鹏华新兴产业混合

36.4 % 20191119 1.50% 一折起 申购 开户
206007

鹏华消费优选混合

70.08 % 20191119 1.50% 一折起 申购 开户
160612

鹏华丰收债券

6.57 % 20191119 0.80% 一折起 申购 开户
数据来源:WIND,本数据仅供参考,鹏华基金不保证其准确性,也不构成相关的业绩保证或投资建议。